贝博足球

|动态|
新闻中心

贝博足球_感怀饶公温州情

发布时间:2020-01-06
2006年12月,章方鬆(前排右一)在[香港 的拚音:xiāng gǎng]參加饒宗頤先生(前排左一)九十華誕活動上的合影〖贝博足球核技术〗。 章方鬆 供圖饒宗頤先生贈章方鬆“文章負奇色,懷抱多正思”書聯。

溫州日報[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 王民悅

“我的心不受羈絆,本是滄桑一學人。”

飽受學界讚譽,寧心屏息著做學問的[孤獨 的英 文:alone],一代國學[大師 的拚音:dà shī]饒宗頤於昨日睡夢中安然離世,享年101歲。

作為當代[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百科全書式的古典學者,其茹古涵今之學,上及夏商,下至明清,經史子集、詩詞歌賦、書畫金石,無一不精;貫通中西之學,甲骨敦煌、梵文巴利,希臘楔形、楚漢簡帛,無一不曉,人謂“業精六學,才備九能,已臻化境”,與錢鍾書、季羨林並稱為“南饒北錢”“南饒北季”。

這位難以複製的曠世奇才,以其不平凡的一生,詮釋了複興[中華 的英 文:Chinese nation]文化的偉大[夢想 的英 文:dream about]。他的一生,與溫州有過多次動人的交集,“孤山不孤”,[我們 的拚音:wǒ men]深深[感 的英 文:sense]懷——

每每想起饒公,

總有[一種 的英 文:one]不可抵禦的學術品格力量

“在我想象中,饒公雖過百齡,但身體健康,還會繼續為我們帶來有博識有見地的精神食糧……”[昨天 的拚音:zuó tiān][上午 的拚音:shàng wǔ],溫州學者章方鬆看到朋友圈裏對大師的送別,感到萬分無奈的惆悵。

“初識先生,是1991年秋。”

那年,溫州師範學院在雁蕩山舉行“謝靈運與山水文學國際研討會”,饒公應他的溫州[學生 的英 文:students]——香港[中文 的拚音:zhōng wén][大學 的拚音:dà xué]教授楊勇邀請而來■贝博足球港口■。其間,章方鬆“不知天高地厚”地聊起謝靈運山水詩與晉宋時期玄言詩的區別,先生則非常細心地講述著其中的奧秘。會後,饒公還和法國著名漢學家侯思孟先生漂流獅子岩,在竹筏上指點山水,談笑風生……

當時,得饒公召集,楊勇先生自掏腰包捐款一萬元,啟動了《謝靈運研究叢書》的編撰。饒公後寫下《謝客與驢唇書》一文,指出謝靈運“學識最突出的是他對梵典梵文的[認識 的英 文:known]與學習精神……”

饒先生研究謝靈運,熱[愛 的英 文:love]謝靈運詩。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院長李焯芬教授有言:“他的寫景詠懷之作,很多[都是 的英 文:All are]追步謝靈運的體製”。

“其實,饒公和溫州有著殊[勝 的英 文:win]的情緣。”章方鬆[覺得 的拚音:jué de],其最初與溫州文字結緣的神交,[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始於清代大儒孫詒讓。“小[時候 的英 文:When],先生就讀孫的《周禮正義》《周禮政要》《溫州經籍誌》。並說,後來研治甲骨文的動機,是來自孫氏,在補輯校注《潮州藝文誌》時,也受到《溫州經籍誌》的啟示。孫是他的學問最早也是最久的指路人。”

由此可見,饒公對溫州文化相當熟悉。而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他就初登雁蕩,深歎“二靈一龍”奇景,以致“向來不解飲,對山屢舉酒”,寫了好幾首詩,其中《小龍湫》“欲洗人間萬斛愁,振衣漱石小龍湫。峻流不為岩阿曲,猶挾風雷占上遊”,《登顯勝門絕頂》“顯勝峰頭手自捫,含羞瀑上望中原。平生壯觀君知否,曾躋雁山第一門”二絕膾炙人口。

2006年,適逢饒公九十華誕,章方鬆受楊勇推薦,有幸參加香港九所大學合辦的“學藝兼修”漢學大師饒宗頤教授九十華誕國際學術研討會。會上,饒公精神矍鑠,神采飛揚。章方鬆特寫祝壽賦文《饒公選堂大師九秩華誕頌》呈奉以示敬意。回來後,還[收到 的英 文:received]饒公親書的墨寶“文章負奇色,懷抱多正思。”

“雖然饒公隻來過溫州兩次,但他留下的情誼是足以感念一輩子的。今天重睹筆墨,感受其‘抉宇宙之情致,立萬象於胸間,傳千祀於毫翰,其氣格固已卓爾不群,其人格更足以輝映千古。’”章方鬆感慨道,每每想起與饒公[一起 的英 文:with],或讀其學術文章,總有一種不可抵禦的學術品格力量,激勵著他去探索人文精神的智慧之光。

饒公開辟的學問之道,

將繼續引領我們砥礪前行

“已故的楊勇先生是和饒公交往最為密切的溫州人之一。”

在雁蕩山,章方鬆曾見楊先生剝開一瓣瓣紅柚,遞給饒公,並介紹著紅柚的藥味功能,且處處行弟子禮。那恭敬師長的神態,至今讓他曆曆在目。

“我曾在楊老溫州的寓所裏,看過饒公所贈的魏碑隸書古意的對聯:‘萬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章方鬆介紹說,這副對聯是饒公從他[自己 的英 文:his]所寫的詩裏,摘出的兩句。其間蘊意著學人的“中流”是堅守學術的“獨立之品格,自由之思想”。隻有[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學[人才 的英 文:牛B人物]能經得起社會的各種狂風巨瀾的衝擊。

章方鬆還回憶說,在楊老出生地——永嘉縣上塘鎮東山下村,村裏的楊氏祠堂就有饒公題字匾額“玉暢蘭飛”。每次去楊老家,楊老總會和他談起饒公的淵博學問與平易近人的性格。當年,楊老在錢穆先生創辦的新亞書院,半工半讀,得到錢穆、饒公等諸師的關心培養,後出版《楊勇學術論文集》與《世說新語校箋》《洛陽伽藍記校箋》。前者封麵就是饒公題簽,目錄前頁有楊勇和饒宗頤合影,背景是雁蕩山大龍湫;後兩種著作饒公分別作序。《世說新語校箋》序中有言:“門人楊君東波,服膺二劉,寢饋六代,旁鳩眾本,探頤甄微,綱羅古今,數易寒暑,義蘊久宣,勒成三卷。固已辨窮河豕,察及泉[魚 的英 文:fish]。”

2014年11月,饒公的“永嘉藝情”溫州書畫展首次在溫州書畫院展出,其中有不少[作品 的英 文:couturiers]描繪溫州山水或為溫州人事題寫,其與溫州文化人士的交往可窺一二。比如,溫籍考古學家夏鼐就曾在日記裏多次提到饒公,稱多次與之參加國際性[會議 的拚音:huì yì],其故居匾額便由饒公題寫;溫籍篆刻家方介堪曾任西泠印社副社長,他[可能 的英 文:would]沒想到,這位比他小16歲的“新友”後來當選了西泠印社社長。他還曾為饒公治“選堂”“固庵”“選堂寫意”“饒宗頤印”“選堂長年”諸印。饒公來函稱:“頤何幸前後得十方之多,敢不珍同拱璧。”1982年,饒公作《略擬吳山濤》扇頁贈介堪,上題:“介翁為餘製巨璽多方,銘感心腑,漫拈樹石,草草聊博千裏一笑。”

再有,溫州書畫院舉辦“竺摩書畫作品展”,紀念這位師從嶺南畫派創始人高劍父習畫的溫籍高僧、馬來西亞佛教總會會長竺摩法師,同為高劍父和竺摩生前好友的饒公,欣然命筆為展覽題簽,他還和“讀我書者不多”的溫籍詞曲專家鄭孟津有過學術交往,詩詞唱和。饒公九十華誕,鄭孟津有《菩薩蠻》一詞祝壽:“雲從麟萃鴻都府,窳金刻石虞周古。海國仰多聞,清揚漢學勤。 飄然巾折角,淡似東籬菊。翹首望南天,祝君福壽全。”

2016年夏,饒公還為我市語言學家沈克成先生的新著《入聲字詮》題寫了書名,他寫得很認真,那遒勁有力的線條,讓人見識了一位百歲老人的渾厚功力。去年,饒公邀請溫籍語言學家鄭張尚芳出席在港舉辦的有關古音和古文字相結合的學術研討會,而遺憾的是他本人因身體不適未能參加。

如今,先生雖逝,但他開辟的學問之道,留下的豐富國學遺產,將繼續引領我們砥礪前行。

版权所有:贝博足球第一中学          学校地址:贝博市解放西路166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贝博足球第一中学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 动态贝博足球


sitemap.xml